当前位置:风花雪国学红楼梦中薛宝钗的金锁是从哪里来的?真是和尚送的?
红楼梦中薛宝钗的金锁是从哪里来的?真是和尚送的?
2022-09-01

薛宝钗在《红楼梦》中是个非常聪慧的女子,接下来听听趣历史小编讲一讲他的一些故事。

《红楼梦》中薛宝钗的金锁是串起“金玉良缘”之说的重要道具,正如第84回王熙凤所说的那般:“一个金锁,一个宝玉,正是天配的良缘”。可细按红楼文本,薛家的金锁是经不起推敲的,别的不说,单是这个金锁的来历,就疑雾重重。

最早提出“金玉良缘”之论的不是别人,正是薛家女主人薛姨妈,她最先向王夫人提出金玉良缘的设想,这一点第28回说得明明白白:

宝钗因往日母亲对王夫人等曾提过,“金锁是个和尚给的,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”等语,所以,总远着宝玉。——第28回

薛姨妈宣传的金玉良缘的舆论,我们要抓住两个重点:其一,金锁是和尚给的;其二,和尚叮嘱,这个金锁只能配玉,所以宝钗今生只能等一个有玉的公子,才能成就今生的婚姻。

可问题在于,薛姨妈的这个说法并不靠谱,甚至有相当一部分内容是她瞎编的。关于金锁的真正来历,第8回“比通灵金莺微露意”中薛宝钗、莺儿两人是有过详细介绍的:

宝玉笑央:“好姐姐,你怎么瞧我的呢?”宝钗被他缠不过,因说道:“是个人给了两句吉利话儿,所以錾上了,叫人天天带着;不然沉甸甸的,有什么趣儿。”一面说,一面解排扣......宝玉看了也念两遍,因笑问:“姐姐这八个字倒真与我的是一对。”莺儿笑道:“是个癞头和尚送的。他说必须錾在金器上。”宝钗不待说完,便嗔她不去倒茶。——第8回

从宝钗、莺儿的对话中可以明显看出,金锁并非和尚所赠,当年癞头和尚只是赠了宝钗“不离不弃,芳龄永继”八个字,后来的金锁是薛家自己打造的,并将这八个字錾在了金锁上,这就和薛姨妈的说法有出入。

因此,“金锁是和尚给的”这个说法并不准确,这是薛姨妈故意说给王夫人等人听的。

另外,宝钗的金锁要等一个有玉的公子才能成就姻缘,这个说法是真有其事,还是薛家自己杜撰的,这一点有待商榷,笔者个人倾向应该是真的。

因为第8回莺儿说完“是个癞头和尚送的,他说必须錾在金器上”之后,便被宝钗打断,因此很有可能莺儿接下来的话就会是:和尚说了,我们姑娘的金锁要等有玉的公子才可出嫁。宝钗低调严谨,自知莺儿的言论已经逾矩,故而赶紧插话打断。

另外还有一处证据,那就是第34回“错里错以错劝哥哥”,彼时薛蟠也曾说过金玉之论,而以薛蟠“呆霸王”的品性,大概率是不懂得说谎的:

(薛蟠)也因正在气头上,未曾想话之轻重。便说道:“好妹妹,你不用和我闹,我早知道你的心了。从先妈和我说,你这金要拣有玉的才可正配,你留了心,见宝玉有那捞什骨子,你自然如今行动护着他。”话未说了,把个宝钗气怔了。——第34回

如果“金玉之论”真的是薛家自己编撰出来的,其意图就是为了将薛宝钗推上宝二奶奶的位置,那么也是在外人面前装模作样,没必要自家母子三人拿这件事彼此抬杠,换言之:金玉之论的说法,大概率真是癞头和尚叮嘱的。

尽管金玉之论是真实的,但薛姨妈在向王夫人、贾母等人说起时,还是撒了个小谎,她选择性地将金锁的来源转变为“和尚送的”,隐瞒了“自家打造”的事实,为何?

《红楼梦学刊》有金蓓蓓之文《析宝钗的哭》(载1992年第2辑),其中提到了这处细节:

第八回宝玉、宝钗互看金锁,宝玉的那种情景透露了个中秘密。那个金锁是何物?从何来?宝钗说那上面的八个字是和尚送的,錾在金器上图个吉利;薛姨妈却说金锁是和尚给的。“金玉良缘”应是金锁配宝玉,如果和尚单送八个字,怎能成“金玉良缘”?所以老谋深算的薛姨妈说金锁是和尚给的。可见薛姨妈多么周密。

薛姨妈之所以选择性地隐瞒,是为了最大限度促成女儿的婚事,尤其是向贾母、王夫人这样的信佛之人讲述当年事,必须注重“和尚”一词的权威意义,于是乎,金锁成了和尚给的,八个字也是和尚赐的,“金玉良缘”的断论也是和尚给下的......

同时,立足现实角度,薛姨妈的“谎言”也是为了减小金玉良缘的舆论阻力,因为如果直言相告,说金锁是自家打造,难免会被人怀疑,甚至连带认为和尚赐字、金玉之论也都是薛家自己编出来的。因此,薛姨妈的谎言亦如民间媒婆那般,专挑好听的话来游说,此亦是红楼一书写实处。